1. 您當前位置: 唯學網 » 日本留學 » 日本留學教育新聞 »

      揭秘:清末為何大興日本留學

      揭秘:清末為何大興日本留學

      唯學網 • 教育培訓

      2016-11-14 14:12

      日本留學

      唯學網 • 中國教育電子商務平臺

      加入收藏

      揭秘:清末為何大興日本留學.jpg

      日本東京早稻田大學史料中心,保存著100多年前曾在這里留過學的中國留學生的資料,上圖為李大釗就讀期間的繳費情況。

      如今越來越多的中國學生選擇到國外留學,有的甚至在中學階段就到國外接受教育。在一百多年前的清末民初,同樣掀起一股留學熱潮。與如今大多傾向于歐美留學不同的是,當時的年輕人大多選擇留學日本。

      了解一衣帶水的日本在明治維新之后為何變得強大,是吸引中國學子留學的主要因素,還有一個因素就是留學日本相對來說比較便宜,在清末至民國的數十年間,數萬人到日本留學,其中涌現出一大批杰出人物。

      去日本不需要簽證

      甲午戰爭(1898年)之后,中國人去日本變得像去上海一樣容易,因為不需要簽證。而且到日本的船票又便宜,到橫濱最貴的頭等艙不過五十四銀元,到長崎最便宜的三等艙才六銀元。

      當時,張之洞等封疆大吏提倡國內的知識分子留學日本,此后六七年間,數以萬計的中國學生從上海或天津上船,往日本的福岡、長崎、東京進發。那么多的中國學生到了日本,日本有那么多學校可上嗎?何況大多數中國學生沒學過日語,到日本要先上語言學校。不過,這對那些“見錢眼開”的日本商人來說無所謂,只管開個語言學校讓他們登記入冊,百事不管。商人覺得反正這些留學生或是迫于父命,或是追新逐潮才來日本的,多混幾年不打緊,回了家鄉,也算喝過咸水吃過壽司的維新人士,哪里沒有個前程?

      正當中國年輕人熱衷于留學日本時,另一位大臣端方,向朝廷奏了一本,說道:中國人怵于日本之自強,往往徑赴東洋,其實日本學術也是學自泰西。他接著說,歐美國家,中國人去得少,老師教留學生認真不敷衍,比較容易培養出有用之才。他警告說,像現在這樣目光短淺,顧惜資費,勢必會“習于近便,繼往無人”,學不到真正的西學。 1902年,端方接任張之洞的湖廣總督兼湖北巡撫后,他不惜重資,遣送了兩湖學子二十多名前往美、德、俄、法等國。當然,如果不是兩湖人士,也不要緊,端方上奏的本子,朝廷已經核準了,沒多久,清政府便飭令各省,選派學生留學西洋。

      此時,清政府也不同往日,事事都要立個章程,官派留學也不例外。在章程中首先規定,得看學生懂不懂西文。不通西文者,官府只選那些“年十四五,心地明白,文理曉暢”的,如果通一門英文或法文,則十五至二十五歲都在候選之列。何以如此?因為照看過留學生的各國使臣都說,人過二十,舌根就硬了,學不了外語,而且,年長的人好議論時事,又喜歡欺負幼小者,比較難管。

      那為什么不直接選拔通西文的青年呢?章程里說了,邊省腹地,風氣晚開,不太容易選出通西文者,因此學西文還是從娃娃抓起比較好,不過,他們也要求“娃娃”的中文一定要好,不然會忘本。這些選出的留學幼童,按省份集中,各省派一位熟習當地文字的“幫教習”,即領隊帶著他們出洋、賃屋、延師,居間翻譯。如果實在找不著合適的人,去德國用英文譯員,去俄國用法文譯員,也勉強可以。

      官費留學歐美一年發千兩銀元

      在這些留學幼童中,如果有生性頑劣不聽管教的、游手好閑無心向學的、偷雞摸狗有損顏面的,一概立即遣送回國,而且還要追繳學費以示懲儆。說到這里,關鍵的問題來了:學費是多少?

      留學幼童實施的前幾年,留洋學生由各省自行派送,學費相差非常懸殊,少的一年七八百兩銀子,多的一年有兩千兩。不但苦樂不均,而且有失公平。朝廷調查后決定,每人每年一千二百兩,即每月一百兩銀子。這每月一百兩中,二十兩是“修金”,就是學費,八十兩是食宿零用。

      根據情況的不同發放方式也有區別:如果學校提供住宿餐食,則由使臣統一繳費,每月發給每人十兩銀子作零用。有的留學生家庭經濟比較拮據,也可以申請每月給付家里十兩贍費——這也是湖北開的先例,以去留學人員后顧之憂。

      幫教習帶著留學生集體居住,以兩年為期,如果條件允許,等到他們“稍解語文”之后,可讓留學生到當地人家中寄寓。正式學習以三年至五年為期,畢業之后,還有一個“游歷”階段,讓留學生們在歐洲各地轉轉,看看“諸名廠及一切藝術”,每人大概可以領到四五百兩銀子。不過,這筆錢暫時用不著,可以緩籌。

      那么,那時的一兩銀子值多少錢呢?當時一個雞蛋值兩枚“當十錢”,即二十文,一兩銀可以買七八十個左右雞蛋。當年,齊如山(1875-1962,戲曲理論家)和三個朋友吃一頓便飯不過二十枚銅元,約合七分之一兩銀。以購買力計算,那時的一兩銀子至少相當于2009年的300元。這樣算來,一個留學歐美的中國學生一年一千二百兩銀子,相當于現在的36萬元。這真是一大筆錢。

      想想當時國內亟須西學人才,每年每省送出去多則四十人,少則十人,難怪地方教育預算處處吃緊。于是有出使比利時的大臣楊兆鋆奏稱,比利時“學制大備”,尤其路礦制造,為其所長,更關鍵的是學費住宿都比較便宜。楊兆鋆說,留學比利時,一年只需要“一千六百佛郎”,比起其他國家來,只有三分之一的費用,與其在法德美俄培養一個人,為什么不在比利時培養三個人呢?這個奏折,打動了朝廷與許多封疆大吏。此后,清政府調整了官派留學的政策,派往比利時的居多。以兩湖為例,端方于1903、1904兩年間派出的留學生,美國11人,德國24人,俄國4人,法國11人,比利時則達到了48人。

      留日學費一年十七兩銀

      上面說的官費留學。一些沒被官派留學選上的,就選擇私人自費留學,而自費留學,還是去日本的多——便宜才是王道。以日本當時最著名的私立大學早稻田大學為例,1905年的《日本早稻田大學中國留學生章程》記載,專為中國人設的“清國留學生部”預科學費為每年日銀三十六元,本科學費是日銀四十八元,如果繼續上“大學高等預科”和“大學部”,清朝留學生與日本學生繳同樣學費,各分三期,高等預科總計日銀三十七元五,大學部日銀三十三元。

      當時,日銀兩元相當于華銀一元,即七錢白銀。也就是說,早稻田大學高等預科的學費,最貴也不過每年十七兩銀子!比起歐美留學的每個月學費二十兩,你會選擇哪個?

      更重要的是,日本留學生又不見得不吃香。按照張之洞1903年制定的學務章程,公派出國的留學生,學成歸國考試合格,分別授予進士與舉人資格。1905年6月,朝廷舉行第一次歸國留學生考試,由清朝學務處主持(當時因為還沒有歐美留學生回國,參考的十四人全是留日的)。考卷分為國際公法、法律訴訟、商業財政、機械學、化學五類,可見當時培養留學生的主攻方向。

      題目出得不算深,如“商業財政類”考的三道題目是: 一、銀行為一國財政之樞紐,其種類功用若何,試詳論之。二、各國財政皆以發行公債為政策,試詳列其種類并言其利。三、國稅與地方稅異同論。

      科學類更簡單些,估計考官自己也不太懂,如“化學”三題為:一、化學關于國之富強論;二、石油生成之理說;三、安全火柴之前途及其制造法。

      接下來還有“殿試”,考的是留學生們的“國學”,這才是讓當時留學生頭疼的內容:一、楚莊王日訓國人申儆軍實論;二、漢武帝詔舉茂才異等可為將相及使絕國者論。——如果考留學生一直這樣考下去,很多人會替那些十四五歲就跑去歐洲呆上六七年的小留學生捏把汗。好在考試不過是走個過場,授職與考試成績并不掛鉤,而且,這個考試不限于公派留學生,自費生也可以參加。例如,陸宗輿(1913年至1916年擔任駐日公使,五四運動中,他與曹汝霖、章宗祥一起被稱為“賣國賊”)當時就是早稻田大學政科自費生。他考了一等第二名,被給予舉人出身。 自1905年起,考試、任用留學生形成慣例,直到1911年,六年內,考了七次。其中參加考試的歐美留學生共136人,而留日學生達1252人。

      不過,端方似乎沒有說錯,那些留學歐美的學生,考試成績確實名列前茅。可惜的是,留學歐美的學子剛剛返回國內,端方便殞命于四川資州,而且“用人單位”清朝政府也去日無多了。

      以上是對清末中國學生喜歡日本留學的介紹,想要了解更多關于出國留學或者其他教育培訓相關方面的信息請關注唯學網。

      0% (0)
      0% (10)
      已有條評論
      熱點新聞
      5分快3计划